您當前位置: 首頁 > 近期活動 >

夯實法治之基,為“一帶一路”保駕護航
魏保航
       “一帶一路”戰略自提出以來,從理念到切實實施,日益受到世界各國的積極響應、支持及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,迄今已有超過100多個國家簽署了合作文件,涵蓋了包括亞洲、非洲、歐洲、拉丁美洲和南太平洋地區國家。隨著沿線各項基礎設施架就,各國之間的經貿合作、文化交流、社會治理等方面的合作也取得了蓬勃發展,然而由于地緣政治復雜、民族宗教迥異,利益協調、風險防范、糾紛化解等方面的問題不斷凸顯,各類主體對于規則與法治的共同訴求也愈加旺盛。歷史的實踐已充分說明,法治不僅是“創新繁榮之路”建設中應對各種不確定性風險和挑戰的安全閥,同時也是“開放文明之路”走向世界的通行證。為了切實維護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切身利益,推動建立公正合理的全球治理和國際新秩序,當前亟待加快建立健全相關的法律治理機制。
      近年來,中國堅持全面依法治國,以法治引領社會改革,保障人民共享發展成果。同時,在涉外“一帶一路”法律治理方面,也在不斷加快探索,但客觀而言,當前的法律法治建設還面臨著諸多問題與挑戰。一方面,投資者對東道國法律認識不足,缺乏足夠的避險能力,強烈需要全方位的法治保障來維護根本利益;另一方面,沿線國家所屬法系和法治文化傳統差異較大,且缺乏權威的組織協調和對接機制,處理沖突又易產生新的法律適用性沖突。為了有效化解這一“供需矛盾”,進一步加強沿線國家的法治與政治互信、經貿與法治合作,推動國內與國際法治良性互動,切實發揮法治對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引領和保障作用,建議如下:
       一、建立健全“一帶一路”法律治理機制,增強法治互信基礎
       近年來,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及其建設已得到很多國家認同,但仍有些國家存在片面解讀。因此,要實現“共商共建共享”,就必須從互信著手。
       1.推進治理模式由“政策治理”向“規則治理”或“法治治理”轉變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法律制度基本上屬于不同的法系,符合要求的國際法和規則種類并不多。我國已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但近年來國際上運用法律手段對我采取制衡、限制甚至遏制的趨勢也在加強,對我主權、安全和發展利益造成威脅和影響。更有專家測算,我國“一帶一路”的平均風險等級為5.51,而美國的“兩洋戰略”的平均風險等級為3.64。2017年聯合國安理會呼吁國際社會通過“一帶一路”加強區域經濟合作,可以說正是加快治理模式變革的絕好契機。我們應抓住這一難得機遇,加快推動與完善“一帶一路”相關的國內立法體系,加快推進國際法治秩序變革,強化與沿線國家相關協定,用法律制度創新竭力尋求利益交會和互信共鳴。
       2.聚焦“一帶一路”法學法理法治等體系化研究。近年來,我國法學界、經濟學界、政治學界等理論界和國家發改委、外交部、商務部等部門從不同學科和角度加強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基礎理論和應用對策研究,很多地方召開了關于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理論研討會,涌現了一些專門性、綜述性研究成果。但客觀來看,法學研究成果仍然較少,尤其國際法領域的研究成果更是有限。未來需要重點加強多學科交叉研究,增強現有研究的深度、廣度和系統性。通過加強法學研究成果轉化、法治文化交流、法治人才培養與輸送等“軟”舉措,增進沿線國家共識,使之成為增強法治互信的“硬”基礎。
       3.加強統籌規劃,構建區域性法律治理機制的路線圖。圍繞“一帶一路”法律規范體系的構建進行理念、模式、結構及建設路徑等方面的思考與創新,加快構建起體現合作各方共同利益的法律治理機制。并以此為基礎,不斷加強與沿線國家的溝通和協商,尋求共同利益,規劃出一條構建區域性法律治理機制的路線圖,分階段逐步完善包括國際貿易、投資、金融、稅收、技術轉讓等領域的法律規范建設,拓寬與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的合作領域,為“一帶一路”的深入推進打下堅實的法律制度基礎。
       二、整合沿線國家現行雙邊多邊合作平臺,理順區域法治關系
       法律治理早已出現并在法治中國建設中應用多年。但由于“一帶一路”是立足于我國廣大區域、連接亞非歐大板塊、面向全球發展格局的全新構想,與國內多年實踐形成的各類區域法治治理模式自然存在著較大差異。
       1.逐步建立“共同體法治”。有專家認為,全球性法治的發展過程一般包括共存法治、合作法治、共同體法治三個階段。從“一帶一路”倡議來說,我國堅持利益、責任、命運三個共同體為一體,遵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與原則,充分考慮和關注各方的利益關切,更多體現的是一種“共同體法治”理念。當前,區域性法治存在過剩與不足的兩頭矛盾。比如,部分區域貿易協定準入門檻過高,一些國家難以加入,區域主義分化嚴重等;同時也有部分國家單邊退出區域合作框架等現象發生。為了逐步解決目前區域性法治過剩而全球性法治不足的問題,可以考慮從對接、耦合與完善現有的雙邊多邊合作機制入手,逐步探索建立“共同體法治”機制。
       2.加快從“相互認可”到“制度統一”的過渡。通過法治的制度統一,更好處理“一帶一路”法律治理機制與現行雙邊、多邊、區域性、全球性等法律治理機制的沖突,最大程度地提高貿易投資金融和社會服務的便利化水平。目前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程中主要采取“相互認可”的方式,實現不同國家的銜接和包容,依靠的是相互約定,是相互承認。但全球現行的多邊、雙邊法律治理機制的構建主體不再只是一國政府,而是包含了沿線大多數國家以及多個治理主體,所以處理“一帶一路”法律治理機制與現行雙邊、多邊、區域性、全球性等法律治理機制時,必須注意加強溝通和協商,彌補現存多邊、雙邊法律治理機制的不足。尤其是解決出現的法律沖突時,不僅要解決法律形式上的沖突,更要解決相關方公平分享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實際利益問題。同時積極吸收現存雙邊、多邊法律治理機制的優點,增強自身所倡導的新型法律治理機制的包容性和適用性。
       三、加快完善國內現行法律體系,為國際法治提供強有力支撐
       由中國倡導構建的“一帶一路”法律治理機制,要具有穩定的國內法治基礎和配套保障機制,在規范各個治理參與主體行為的基礎上,充分保障更多沿線國家的利益與訴求,最大發揮各個治理參與主體的積極性和主觀能動性,實現互利共贏的目標。然而當前我國相關國內法律制度尚不健全,比如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實施的基本法規、預算法規、審計法規,以及各種鼓勵或評估標準等都存在一定的缺失和不足。
       1.有重點、分階段升級國內法,夯實銜接基礎。“一帶一路”是中國的倡議,那么我國的單方倡議如何上升為各方的一致行動,尤其是如何實現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相對統一的制度安排,無疑考驗著我們的智慧。由于“一帶一路”涉及國家的國內法律規范和不同國家加入的國際組織與協定不同,致使不同國家內部的政策法規在與“一帶一路”建設對接過程中難以同步,構建新的法律治理機制會與諸多現存的法律治理機制產生沖突,尤其以國內法的沖突較為明顯。比如:在投資準入、國民待遇、安全審查、經營規范、勞動保障、環境保護、產品標準、通關認證等方面都存在統一化、標準化的障礙。下階段,必須重點在這些投資和貿易集中的相關領域和環節,逐步完善相關對接法律法規。
       2.充分借鑒沿線國家的先進經驗,加快涉外法規修訂完善。在完善國內法律的基礎上,加快涉外法規和政策的“立改廢”步伐,在積極吸收借鑒國際法優勢和特點的基礎上,修訂有關對外貿易、外國投資、對外投資、金融服務、對外援助、海洋經濟、外國人服務管理、領事保護等法律法規,形成國內和國際法律法規的對接。此外,通過法學研討、人才交流等平臺,積極傳播國內法律治理的模式和經驗,講好中國法治故事,擴大中國法治影響力和話語權,從而深化與沿線國家的法律治理合作。
       3.進一步提高塑造、制定、推動國際法律治理合作的能力和水平。當前,世界的國際秩序格局與國際治理體系正在處于大調整、大變革中。當前以及今后一個較長時期,應逐步理順和編纂現有國際法律規范,積極推動沿線國家加入國際層面和區域層面的合作平臺,健全國際沖突化解與處理規范,實現合作規則與爭端解決規則的聯動發展。比如,加強國內司法機構在司法管轄權、國際條約與慣例的統一適用和司法協助;加強國際仲裁裁決與外國法院判決的承認與執行等方面的協作;適時建立區域間合作制度,提高區域制度的統一性,減少規則的“碎片化”;此外,還要積極探索構建多元化的法治協調、執法審判、調解仲裁等機制,最大程度化解各類復雜爭議問題。

對外邀請權出訪組團權

双色走势图